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点头笑的博客

相逢点头笑 握手问个好 欢迎您的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琥珀爱,珍珠泪(风情晓晓)  

2014-10-15 15:41:33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当鲜活的情感一旦陷进泥淖,爱情误入歧途走入了死胡同,欲哭无泪,笑已经成了痛入骨髓的悲剧……
  
  1
  杨柳依依,天边那轮弯弯的下玄月停泊在池塘那一株柳梢上,一树婆娑的柳枝便从月儿下玄的尖尖砥角里瀑布般的泻下,美人入浴般的倒影在平滑如镜的池水里,引来远山近水一片此起彼伏的咶噪蛙鸣。
  
  记得那晚的夜色也是这样幽咽凄冷,喧嚣了一个夏季的晚风,入秋时仿佛累了、倦了,打不起精神,一直驻足在轩窗上一只琥玻色的风铃里歇脚。案几上一对大红的喜烛,明明灭灭的摇曳着橘黄色的火焰,灯捻少了喜庆的氛围,扑簌簌滚落下乳白色的泪滴,拼命的想要抻开蜡烛的魂灵,去娓娓叙述一个美丽而动人的爱情童话。
  
  窗外的暮色一直延伸到天涯无垠的尽头。摇曳的烛光里,你一身大红的喜衣孤独的依傍在窗前,新房里既没有新郎,也没有道贺的客人,空荡荡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瞅着天上稀疏的几颗星星,努力地想要从微弱的星光里寻求答案:今天这种既大胆,又荒唐的举动是否值得?为了走失的恋情出嫁自己的一生,是否能让依然狂热的灵魂得到安息?
  
  爱,一顶无冕的皇冠,来临时,如璀璨的琥珀,是如此的美丽,也是如此的易碎!自古女儿心如水样纯澈、绵长、柔韧,青春年少时把爱看得比生命还要重,一旦爱情遭遇如此窘迫的境地,只有头低到尘埃那一刻,才能深深的理解三毛对沙漠的挚爱,也只有顽强生长在浩瀚沙漠上那些绝处逢生的生命,才配得上可贵,可赏,可钦佩与可称颂赞美的。
  
  墙壁上张贴的大红喜字,习习生辉,衬映着满室焕然一新的家具。柔软的席梦思床上,那床鸳鸯戏水的苏州刺绣锦花被,静静地躺在梳妆台上那枚鸳鸯戏水的铜镜里,栩栩如生的鸳鸯引颈交颅,扁扁的嘴巴,一直嘲笑着人类的寡情薄意,讥讽着人类对爱情只有初识的惊艳、欢喜,没有终始的缠绵、永恒。人如戏,爱如戏,爱着爱着就淡了;处久了,淡然了,走着走着就散了。
  
  别人新婚成双入对,双宿双飞;唯独你的新婚大喜,选择的是自己嫁给了自己。一曲“新婚的夜”曲调悠扬,可你依然孤独在自己的影子里踉跄。夜凉了,你缱绻着躯体,手臂环抱着瑟瑟发抖的双膝,月光下,分明一滴滴晶莹如珍珠的泪水从面颊滚落下来,晶莹的液体散落了一地凄楚而又无处诉说的心语……
  
  美丽的琥珀色,让人心动的无限遐想;珍珠洁白的泪,又如此凄婉的另人悲呛!
  
  2
  爱,是厚重的,厚重到你无法说出这个人的姓名。梦里,它可以无数次碾过你的心胸,昼间,又无数次停留在你牙关紧咬的齿缝,心中升腾的暖流环绕着欲语还休的爱意,珍藏在你的灵魂深处,珍贵到你不敢触碰,珍惜到你隐隐的心痛,等到你能吐纳呼之一出时,只怕是早已泪雨倾城。
  
  想到你与他的初遇,是在雨后南门泥泞的路上,你为了躲避疾驶而过的车辆溅起的雨水,一不小心摔倒在湿漉漉的马路中央,恰逢他从你身边路过,急切的一把将你拉起,当你目光与他交汇的一刻,面颊上凸现的两朵“桃花”,刹那间惊艳了他的眼球,在他精致的眼眶镜片上,晕染成琥珀色的胭脂红,你羞涩的摆弄着衣角迟迟发不出声,他也在琥珀色的光泽里呆鸟般呆呆的看着你,那一刻,仿佛整个世界,都在美丽的琥珀色里淡远、消失……
  
  爱情,是世人无法征服的神话,美仑美奂,缠绵悱恻。无论是古远的梁祝化蝶,还是白娘子与许仙的凄美传说;无论是罗伯特与弗朗西斯卡的《廊桥遗梦》,抑或是张爱玲笔下那出于乱世的范柳元与白流苏的倾城之恋。但在你们的心目中,唯独你们琥珀色的爱恋才是纯正的肤色,有着高贵的血统。为了琥珀色那绝无仅有的爱,于是,你们古道旁,杨柳岸,精心打造你们琥玻色的爱恋,一颦一笑,似乎都充满了诗情画意,举手投足,也要把爱挥洒的淋漓尽致,沧海蝴蝶般爱的醉生梦死。缘起时,琥珀色的风景这边独好,是爱的传世佳话、是爱的经典之作,只恨不能让极致的琥珀色超越前人,震铄古今。
  
  都说缘分,前世注定,今生所修,修得红尘古道不经意的素面朝天,只一回眸便凝结为今世的牵缠。你倾其一生也不会忘记他涂满胭脂的琥珀色话语,一句“我永远会对你视如初见,爱的世界,你随意可以变动,甚至你不在理我了,我也会爱你永如初见”。啧啧,多么美丽动听,入耳都有着温软的气息,字字沾满了脂粉气儿的馨香,听来就直教人生死相许!
  
  你至死怕也不会遗忘他沾满珍珠粉的银色誓言,那:“因为你是琥珀,我是珍珠;如若哪天琥珀失去了美丽的光环,放眼沧桑的人寰,也唯独只留下我珍珠般的泪痕涟涟,珠现,蚌亡!”瞧瞧,多么美妙的比喻,吐纳之气都沾上了血色的忠贞,那一刻,你已经丢失了自己,铁了心的在放大的琥珀色里沉沦,生生死死的自甘在琥珀色的爱恋里堕落、沉陷!
  
  在爱里沉溺是一种极致的状态,沉溺到足以让自己淹没还不自知。沈从文曾在给张兆和的情书中写道:“我爱你的灵魂,更爱你的肉体”,语出惊人,极具诱惑力。细想想,这是沉溺在爱河的人油然而生的放纵。爱得久了、深了、浓了,便一头扎了进去,不管不顾,急切而专一,无论你怎样荒唐都不觉过分,怎样投入都感觉做得不够。这爱,丰盈又饱满,宽阔又悲怆,像一只火鸟拼尽全力燃烧,直到焚烧成了美丽的琥珀色。
  
  爱来时,天蓝蓝,海蓝蓝,世界一切都那么的美好,美丽到只剩下了两眼的琥珀色。
  
  3
  琥珀的天堂,珍珠的地狱,世界太大还是遇见你,世界太小依然还是丢了你。
  
  一切似乎带着定数,就这样伧促而又短暂,好多不曾提及的欢欣,在他离去的背影中随风逝远,始料不及的眼泪,珍珠般一粒一粒滑落面庞,由脸颊那两朵桃花起始,自风中琥珀易幻色结束,只是花非花,雾非雾的江山易主,本末倒置的互换了角色而已。昔日琥珀般美丽的季节,那么妩媚妖艳,今日珍珠润泽的眼泪,晶莹剔透又那么悲凉,那是他给你的回忆,如烟花幻境在瞳孔的海市蜃楼,又如珍珠落满大盘、小盘,与幽幽月色寒光对饮,泪濡夜色的凄凉。
  
  与他本该在大街上擦肩而过,偏偏不经意的摔倒后让他扶起,你清香淡雅的水粉香和略带羞涩的眼眸触动他猎艳的心弦。你不经意间多情的一眼,也因为那回眸一笑百媚生的一眼,便注定了今生的起伏跌宕,便注定了今生为他愁断心肠,纵使天苍苍、地茫茫,风吹草低舞沧桑,你亦无怨无悔。不怨缘分清浅,不恨造化弄人,只为割舍不掉的一瞥一望。琥珀爱,珍珠泪,恨只恨琥珀色的美景过于短暂、仓促,一转身,只余下满地斑驳的珠光泪迹点点。
  
  岁月远了,远得那些念念不忘的回想,空留下旋律中和弦的绝唱,附上伤感的音符在似水年华中流淌,时光的印记,轮转了烟花的足迹,他给过你的所有曾经,对予你如此奢侈,一段形而陌上的美丽,一场水月镜花的演绎,终于在故事的未音落笔,你和他,笔墨相对以泪染纸,书写着镜花水月的琥珀流光,怅然花开陌上的珠泪儿无期。
  
  席慕容曾说:“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”。也许,人的一生总要在爱里沉溺一回,这样才算没白活一世,如果还没沉溺是爱还没扩张到极致。也许,沉溺于爱情是美好的,可怕的是单单只沉溺着一个人的爱情与相思,就如今天没有新郎、没有贺客的新婚大礼,大红的喜字浸满了珍珠泪,没有了琥珀色的光环,唯独只剩下祝英台孤苦伶仃的独自化蝶,一个悲悲戚戚、凄凄惨惨脱茧而出的悲呛婚礼。
  
  记忆里幸福的样子,横立在心壁的表面,融化成一种久违的千呼万唤,隐隐的牵扯着心痛,它如此顽强,生生不息的挺提,翠绿,植根在心海藏着脉动的地方与血脉相连,总会失落在不经意的回望间,百转千回的如歌如画、如铿锵的血色玫瑰、如委婉的诗章词语,怎么也忍不住的眼泪脱眶而出,湿透了大红的嫁衣裹着夜色的寒凉、曾经的过往,一点一滴滑入琥珀色童话的故事末央,烟花串起珍珠,一串白月光垂钓着一个悲凉的结局……
  
  雪小惮说:“爱一个人,是一种劫难,是一生一世的纠缠。”那么,你爱他!却是朝夕之间的仰望,无声无息的谓叹,辗转反侧的徘徊。知你多么想做一个明媚的女子,把曾经的所以提得起又放得下,可是,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,多少个夕阳西下,夜深人静的时候,你依然梦里有他,骨子里有他,魂魄里还是有他,莫道是自古女子太痴?还是坚贞从来都属于女子的专利?哎,美丽的琥珀色如此强烈的把你的思绪占据,任思念和彻痛像弯弯的月芽,清晰而又无法触摸。触碰的不是夜夜泪如珍珠的寒凉,依然寄托在朝朝琥珀爱里浴火重生。非要做一次孟姜女哭长城么?还是做一回杜十娘怒沉百宝箱?珠色的夜,刻骨铭心,他给的难忘,挟持着心的疯长,珠泪儿滚滚、凄切、苍凉。
  
  4
  下玄月不忍痛惜的挥泪悄悄离别,遗落下池塘边那一株寂寥的孤柳,婆娑的柳枝上挂满了寒凉的月泪,悲悲噎噎的还在延续蚌珠凄美的故事,昙花一现的琥珀色早已零落入泥,随着散去的幽幽月光,沉没在水草荆棘的池塘,魂归远山,拍岸而来的是漫天血色!
  
  一个人,一个故事,悄悄的埋藏在心底,多么盼望能一直单纯下去,就那么傻呼呼的沉溺在琥珀色的梦里不醒。痛过了,害怕风,害怕雨,害怕特别的日子,害怕一个人的孤独。仰望中天的星星,它们为何眨着诡异莫测的眼睛,“无怨无悔”那应该是天使的眼泪吧?
  
  月虹总是淡薄的无色无味,月晕的光泽那么凄清、那么寒凉,散落一地痴情的温热,你的烟火世界里看他翩翩而至,又随碎雨江南绝尘而去,梦幻的婚衣延续着千年的传奇,红雨的歌谣里奠祭曾今的爱情,只是你付出的太沉、太重,沉重的让你仰天大笑、痛不欲生的挺不起腰来,易碎的琥珀、那隔世不渝的坚贞最终将你们一分俩地,可你,从来的地方再也回不去了。捧着那本有他签名的诗集,蜷缩在婚房的角落,一字一行地阅读,一遍又一遍地重温,眼前飘过他的身影,依然是痴情的琥珀色。痴心的女子呀,当夜来临,只剩你寂寥的遥望天边那一轮孤月,对影三人的眸落珍珠、碎玉遍地……
  
  琥珀爱,凄美;珍珠泪,绝尘!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